三江閣 > 其他類型 > 快穿之大佬投喂原則 > 第二十三章:幸運い酒(十三)

第二十三章:幸運い酒(十三)

手機閱讀  書名:快穿之大佬投喂原則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薄酒清酤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加入書簽

    陶安念一到警察局,一堆還沒娶上媳婦的年輕警員紛紛圍上來,顯得特別積極。

    陳麗芝氣得臉都紅了,狠狠往陶安念所坐位置的桌子上猛的一拍。怒氣沖沖的對警員說:“你們干什么?這個案子是由我來負責的。”

    雖然她是對其它警員說的,但是眼睛卻是狠狠的瞪著陶安念。

    陶安念又摩挲了一下手腕,不動聲色的按耐住自己蠢蠢欲動的手。

    心想:這對眼睛,她真的很想親自動手挖出來。

    [檢測到宿主有反社會傾向,自動采取懲罰模式。滴――系統已自動屏蔽懲罰模式]

    說到系統,陶安念就想起了小家伙,那孩子到底是靈物,在靈氣稀薄的環境下不能待太久,陶安念就直接讓它直接進入了休眠模式。

    忽然,陶安念感覺周圍安靜下來,原來是他們的局長來了,警察們全都安安分分的跑回了自己原來的崗位。

    陶安念身旁的陳麗芝表情一下便柔和了,眼神中似乎還含著無限嬌羞。等警察局局長走近了,陶安念才認出那個局長就是那天綁架她,并且想要指使她去虞家搞破壞的男人。

    長得倒是人模狗樣的,七分俊逸三分氣質,雖然人到中年,但是魅力卻不減反增。

    溫文爾雅的對陳麗芝說:“麗芝小同志,能允許我單獨審問楚杏紜小姐嗎?”

    陳麗芝突然被搭話,興奮的芳心大亂,紅著臉說道:“當,當然可以。”

    那無限嬌羞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局長問她能不能嗶――

    陶安念走進審訊室前,陳麗芝還不死心,又瞪了她一眼。

    陶安念不由得咋咋舌,這姑娘上輩子怕不是青蛙吧?一個晚上已經瞪了她好幾回了,這么瞪,眼珠子不怕瞪出來嗎?

    對于算命她也是略知一二的,單看陳麗芝的面相。

    陶安念忍不住可惜的搖搖頭,本來好好一副大富大貴的面相,卻因為臉上有動過刀子,好好的鼻梁骨被削尖了,顯得本來飽滿的額頭凹陷進去,顴骨高聳突兀說明嫉妒心重。兩眼之間有兩道細紋,神氣中透著幾分倨傲,十足的刻薄相。

    審訊室里,局長親自為陶安念沏了一壺茶,“警局簡陋,茶雖說不上上乘,但也是虞某平時喝的,楚小姐請多招待。”

    他也姓虞,怪不得想打虞家的主意。原來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啊。

    陶安念微笑,“怎么稱呼?”這架勢,仿佛她不是被審問的嫌疑人,而是審問的人。

    局長和藹可親的說道:“鄙人虞景竹”。

    這時,有一個刑警推門而入,他是記錄本次案件的記錄員。

    虞景竹正了正色,開始正式的審問:“楚小姐那天私自闖入楚家是為什么?”

    陶安念臉不紅心不跳,理所當然的說:“當然是叔叔邀請我上門做客啊,法律有明文規定不能上親戚家做客嗎?”

    “可楚熙控告你非法入室,并且有多人作證。”

    陶安念睜大了水靈靈的雙眼,好似很吃驚:“什么?可那楚宅上的房產證上寫的是我的名字呀,這么說來,應該是他們非法入室才對。虞局長,我可以申請告他嗎?”

    繞是虞景竹也想不到,楚熙那個蠢貨,明明房產證上還是別人的名字,他也敢死皮賴臉的跑去住著,竟然還反咬一口先來報案。

    要是楚杏紜真的能夠證明房產證上寫得是她的名字,楚熙這次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要不是因為楚杏紜這小姑娘看起來不像表面那么好拿捏,他犯得著和這樣的蠢貨聯手嗎?

    估計這次楚熙也是被氣昏了頭,畢竟這小姑娘偷走了許多重要的文件,里面還有和他的交易……

    虞景竹眸色深了深,不能再拖了,必須今天就讓楚熙把楚杏紜偷出來的文件處理掉。若是這些文件發布到網上,那如今這局勢必將掀起一陣大換血。

    “那楚小姐能否解釋一下,為什么盜用他人的商業文件?”

    陶安念懶洋洋的倚在椅子上,翻來搗去的把玩著茶杯蓋,“局長你可不要亂誣陷好人啊,要知道這盜取商業機密可是重罪,有證據嗎?”

    虞景竹被駁了面子,一下子反應不過來,木著臉說道:“有證人指證。”

    “人證這東西可說不準,若是他們被買通了呢?按律法規定沒有物證警方私自采取抓捕行動的話,怕是觸犯法律的吧。”

    虞景竹疑惑的蹙蹙眉,旁邊的警員湊過去對他耳語一番,才說:“我們警方并沒有發布通緝令啊。”

    “哦?是嗎,看來你們警局對嫌疑人的**保護做的很不到位呀。”說著,就把網上已經傳的要用滿天飛的熱搜頁面調出來給虞局長看。

    她不緊不慢的說:“這樣吧,看在我們的交情上,給你提個醒兒,我要去檢察院控告你們警局侵犯個人**,如此甚好。”

    也沒等虞景竹看了是什么反應,把桌上已經放涼了的茶一飲而盡,穿上大衣外套施施然的離開了。

    才剛走出門,發現門外已經被記者圍的水泄不通,盡管有警方維持秩序,但是依然有不怕死的想要一舉沖進去。

    陶安念翻了個白眼,悄悄從警局里的一塊偏僻的圍墻上翻走了。

    才剛翻下來,就與一對深邃的眼眸對視上了,是虞酒清。看樣子,他似乎也想用這個辦法翻進去。

    可畢竟圍墻很高,看見他吃力的樣子,陶安念難得好心的說:“需要我幫你嗎?”

    虞酒清伸出爾康手,倔強的說道:“不用。”

    陶安念以為他要繼續翻進去,于是環抱著雙手,好整以待的看著他。沒想到,他退后了一步,一腳踩空摔了下來,連帶著陶安念也被波及到。

    于是就釀成了這樣的慘劇,虞酒清趴在陶安念的身上,兩人一起躺在草地上,一上一下的姿勢很容易讓人想入非非。

    這不,正好經過了一位老奶奶,剛好看見兩個人以這樣的姿勢躺在地上,老奶奶腦子里立馬浮現出許多不能播的畫面。

    她搖頭嘆息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唉,世風日下啊。也不怕教壞小孩子,乖孫子不看哈,我們走。”老奶奶口中的孫子就是她手里正抱著的狐貍犬,一人一狗就這樣默默走遠了。

    陶安念抬頭吹了吹自己的劉海,握緊的拳頭慢慢松開,極力平復著自己的怒火,咬牙切齒道:“還不快起來。”

    虞酒清回過神來,趕緊想要從人家姑娘身上爬起來,結果因為太過匆忙,雙手無力導致好不容易撐起的身體一下子又“啪嘰”一聲掉了下去。

    這次更過分了,因為虞酒清的腦袋直接埋在了人家姑娘的xiong上面。這,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胸埋嗎?

    woc,陶安念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這能忍嗎?根本不能,誰忍誰是孫子。

    于是不想做孫子的陶安念心里的那根弦直接崩壞,直接抬腿狠狠的踹上去。虞酒清總算爬起來了,只是面部表情看著極為痛苦。

    他呲牙咧嘴,苦兮兮的說道:“我好心好意來警局想要幫你保釋出來,結果你卻這樣對我……”

    陶安念努力維持著圍笑,看了一眼虞酒清。他好像真的是有備而來,手里拎著一個黑包,透過拉鏈縫隙可以看見里面全是紅紅的百元鈔票。

    陶安念沒骨氣的吸溜了一下口水,她早就窮怕了,難得看見這么多錢,不要可以給她嘛,當作保釋金不是浪費了嗎。

    緩過來之后的虞酒清冷不丁的問道:“你是主人格嗎?”

    “應該是吧。”陶安念眼睛彎彎,活像只會說話的小狐貍。

    “那你叫什么?”

    陶安念心念一動,答道:“陶安果。”

    “陶安果,陶安果,果果。”虞酒清在嘴里反復嚼著這幾個字眼,本來正常了名字經過他口中,反而變得溫柔繾綣,熟稔的語氣仿佛他念著的這幾個字已經被他叫了千年。

    陶安念聽到“果果”兩字之后臉黑了黑,她總感覺這兩個字很想在叫自家的寵物一樣,可就是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是執著的這樣叫。

    但是她還是怪好心的提醒虞酒清:“小心虞景竹。”

    虞酒清一時半會兒沒有反應過來,等他再次抬頭,人已經走遠了。

    而虞景竹那邊在警局里可是大發雷霆,這么重要的**信息給透露出去,對公安局的顏面可是極其沉重的打擊。

    雖然那些老百姓平時總是說要公開嫌疑犯的信息,可真正公開了,他們又急著維權。更別說這個楚杏紜只是嫌疑人罷了。

    虞景竹調來了監控,找出來了泄密的陳麗芝,得,也不用讓她實習了直接革職。

    這時上級也打來電話了,表示很生氣,狠狠把虞景竹包括整個警局的人訓斥了一遍。

    若不是虞景竹不嚴加管教他的下屬,整個警局從上到下沒有一個人發現一個新來的實習警員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把嫌疑人的資料發布到了網上,這是何等的不盡職盡責。

    若是平頭百姓的信息資料也就罷了,偏偏這次泄露在網上的是那明星的資料,并且已經流傳盛廣,怕是警局多年才積攢下來的好口碑又要一落千丈。

    但是在商量之后,他們決定主動把陳麗芝推出去,反正資料是她泄露出去的,就應該由她來承擔。

    到時候若是告到檢察院上面去,他們就說是陳麗芝惡意去盜取他人信息抹黑警局形象。

    反正陳麗芝很好拿捏,隨便給點錢收買一下就好了。

    虞景竹看著被自己訓斥的哭花了妝容的陳麗芝,彎下腰連哄帶騙的輕聲對她說道:“只要你承認事情的真相,檢察院會寬恕處理的,到時候警局還會撥發補償金。”

    陳麗芝看著虞景竹英俊的臉龐,很是識相的點了點頭。殊不知,虞景竹故意偷換概念,潑了一盆天大的臟水給她……

小技巧: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分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