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閣 > 都市言情 > 第一殺手女婿 > 第38章 該不該打?

第38章 該不該打?

手機閱讀  書名:第一殺手女婿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秋刀魚的滋味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加入書簽

    “爸,你不要聽他信口胡說,明明是他故意搶我的寶貝,還在這里大言不慚地扭曲事實,還把我哥哥打成這樣”韓如雪義憤填膺,道出沈飛身份,“他就是許家的上門女婿,你根本就不用怕他。”

    韓一峰聽道,臉色驟然蓋滿冰霜。

    “小子,我韓家是對是錯,輪不到你個外人來議論我韓一峰回去自會處理。”韓一峰目光不善地盯著沈飛,“至于你,不過是許家的贅婿,誰給你膽子動我韓家的人還斗膽打傷我的兒,簡直是罪大惡極今天這事,你若是不給我一個合理的交代,我便替許家清理門戶。”

    沈飛不怒反笑,“韓家主要交代若是我沒有本事,就該換成我被踩在腳下。那時候,韓家主又能給我一個合適交代”

    “你是什么東西也配我來給你交代。”韓一峰寒聲回道。

    “這就是韓家主的態度是吧”

    沈飛收回目光,勾起嘴角,冷笑出聲,“常言道,養不教,父之過。韓家主既然沒能教育好自己的子女,也不愿意去改正,那么,我今日就好心幫你一把,給你的子女一個教訓。”

    說罷,沈飛起身,對著韓騰抬起右腳

    “咔擦”

    一聲脆響,從韓騰身上響起。凄厲慘叫,緊隨其后。

    “啊”

    韓騰的身子因為劇痛,顫抖不已。沈飛這一腳,生生將他肩膀踩碎。

    “混蛋你居然敢傷我兒子”

    慘叫聲,讓韓一峰咆哮了,“給我上廢了這小子”

    話剛說完,他身后十來個保鏢當即沖出,將沈飛包圍起來。其中兩個,率先對沈飛出手。

    “嘭嘭”

    但兩個保鏢還未靠近沈飛,一道身影橫插進來,抬腳將保鏢踹飛回去。

    “想動飛哥,先過我這邊。”

    出手的不是別人,正是石蠻。

    魁梧的身材,比之保鏢還要壯上三分,一身煞氣,更是隱而待發,氣勢比起保鏢,至少強出兩三倍之多

    “你又是哪里來的多事之人,看不清是我韓家做事”韓一峰低吼質問。

    石蠻不以為意,報出名號,“石蠻。”

    “魏老四的人”

    聽到石蠻名號,韓一峰面色一愣,下一秒卻又恢復憤怒,“魏老四又怎么樣哪怕是魏老四本人在這,我韓一峰也要他給個交代兄弟們,給我上誰廢了這兩個人,老子賞錢一百萬”

    兒子被人當面踩斷手臂,他韓一峰怎么可能忍得下這口氣

    二十來個保鏢,氣勢不可為不足。負責韓一峰安全的他們,實力自然不弱。

    但經由沈飛指點過的石蠻,根本就不是尋常保鏢能比得了的

    三分鐘不到,二十個保鏢竟全都被石蠻放倒在地

    韓一峰愣了,沒想到石蠻有如此身手。

    “韓家主,你這些保鏢,不中用啊。”

    沈飛輕飄飄的一句,如同巴掌,狠狠的甩在韓一峰臉上。

    “小子,你很狂我在東海市活了快六十年,你是我見過最狂的一個”韓一峰怒視沈飛,如同發怒的雄獅,氣勢驚人。

    “可你以為有魏老四撐腰,就能為所欲為了嗎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有的人不是你能輕易招惹的”

    說完,韓一峰從兜里摸出手機,就要搖人。

    這時,急促的腳聲步從外面傳來,一位西裝革履,氣場比起韓一峰,還要強上三分的男子走了進來。

    來者正是東海市有名的商賈,王添龍。

    他冷冷地一掃全場,出聲問道“誰在我的場子鬧事”

    “王大哥,怎么把你給驚動了”一見人來,韓一峰趕忙笑臉迎接。

    王添龍面無表情的說道“韓一峰,你來我這里喝酒,還要帶一群保鏢怎么著,嫌我這里太冷清”

    韓一峰賠笑道“王大哥,您別生氣,不是我故意帶人鬧事,而是有個目中無人的小子實在太可惡,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公然挑釁于我不僅搶了我女兒的寶玉,還打傷我的兒子,似這般狂妄之徒,王大哥,您說,我韓一峰能輕饒他嗎”

    “敢在我的地盤惹事活得不耐煩了”王添龍冷哼一聲,“你給我指出那人,今天,我定要讓他褪一層皮”

    王添龍的語氣中滿是肅殺之意,令得圍觀的人戰栗不已。

    有的人望向沈飛的目光,充滿幸災樂禍。

    “這小子先是招惹韓家,又得罪了王添龍今天必死無疑”

    “王添龍的勢力可不是一個韓家可以媲美他若誠心對付一個人,就是特殊人員,也叫他有死無生”

    將眾人的議論聽在耳里,韓一峰一掃之前的頹勢,抬起手指了指,目光兇狠地盯著沈飛,“就是他”

    “沈大哥”

    王添龍循著韓一峰手指的方向看去,目光陡然一凝,情不自禁地叫出聲來。

    “怎么會是您”

    一句話說出,仿佛抽干了王添龍所有的威風,面對沈飛,他只有滿臉的詫異。

    “王大哥,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他就是許家的一個贅婿,怎么當得起你稱呼一聲大哥”

    韓一峰不動聲色地提醒王添龍,沈飛不過是個上門女婿,身份卑賤到底

    “閉嘴這兒有你說話的份嗎”

    王添龍回頭呵斥一聲,滿臉笑容地走向沈飛,“沈大哥,你好,我是王添龍,很高興在這里又遇見您”

    您

    韓一峰與一眾看熱鬧的人,驚得差點下巴都掉在地上。

    王添龍可是東海市屈指可數的富商大賈,尤其是在刀疤覆滅之后,身家更是一夜暴漲幾個億

    一時間,風頭無兩

    這樣的大人物,怎么會認識一個小小的上門女婿還刻意在語言上討好對方

    看著王添龍走來,沈飛瞄了眼邊上石蠻。

    “飛哥,他是飛鵬集團的王總,那天宴會上,您應該見過。”

    石蠻這一提醒,沈飛就想起來了,他含笑著點點頭,“王總好。”

    “在您面前,我可不敢稱總,您若是不介意,叫我名字就好”王添龍笑得愈發諂媚,“沈大哥,您來我酒吧,怎么不提前打一聲招呼,我好親自來接駕”

    王添龍只字不提韓一峰的事,仿佛忘了之前放過的狠話。

    沈飛是誰魏老四的老大,殺了刀疤的人絕對的東海市地下首領

    若是因為小事招惹上,那他王添龍還想不想在東海市待了

    沈飛淡淡一笑,“我是收到韓家的邀請,這才過來看看”

    王添龍無奈地回過頭,望著韓一峰。

    “王大哥,他到底是”韓一峰吞咽口水。

    “你說沈大哥他是魏老四請來的高人,實力恐怖至極我倒忘了,那次宴會你沒去,自然認不得沈大哥。”王添龍解釋道,末了低聲補了一句。

    “刀疤便是他解決的。”

    這一句,如同晴天霹靂,在韓一峰耳邊爆炸,讓他只覺腦袋一陣嗡嗡作響。

    刀疤是被沈飛所殺

    這哪里是魏老四在給沈飛撐腰,分明是沈飛在給魏老四撐腰啊

    可笑的是,他韓一峰剛才還說看在魏老四的面子上,不與沈飛計較

    這一刻,韓一峰臉上表情如同幻燈片一般,變得飛快。

    原先的憤怒,頃刻間一掃而空,換成了驚恐、后怕、糾結等等情緒。

    “不對這不可能他不過是許家贅婿,怎么可能有那個本事”韓一峰突然想起沈飛的身份。

    聯想之前的一幕至始至終,出手的都只有石蠻,沈飛根本沒動過手。

    “什么狗屁高人肯定是他裝神弄鬼騙了魏老四”

    韓一峰雙眼一亮,目光兇狠地盯著沈飛,“沈飛,我不管你什么身份敢廢我兒子手臂,我今天不斷你手腳,我就不叫韓一峰”

    “這”王添龍傻了。韓一峰這是氣瘋了

    為了與韓一峰劃清界限,王添龍主動站到沈飛的身旁,低聲問道“沈大哥,要不要我把這個傻叉丟出去”

    沈飛搖搖頭,往韓一峰走了過去。

    韓一峰怒視沈飛,一副恨不得要將他吞下去的神情“小子,你給我等著,我”

    “啪”

    沈飛冷不丁一巴掌,將韓一峰抽歪過去。

    韓一峰呆住了,下一秒,面容扭曲。

    “你居然敢打我你特么居然敢打我”

    “啪”

    “教子無方,縱容鬧事,該不該打”

    “啪”

    “是非不分,目無法紀,該不該打”

    “啪”

    “心胸狹隘,毫無度量,該不該打”

    沈飛每說一句,便是一巴掌抽在韓一峰臉上。連著三巴掌,最后直接把韓一峰抽翻在地。

    然而,摔翻在地的韓一峰,扭曲的神情,變得猙獰“王八蛋,老子斃了你”

    咆哮聲中,韓一峰居然從腰間掏出一把手槍,對準沈飛。

    可就在韓一峰要扣動扳機的時候,沈飛先一步按住手槍。他的臉上,已是不見笑容。

    “不知悔改,還想當眾行兇”

    語畢,沈飛捏著手槍,發力一轉

    “咔擦”

    清脆的聲響,從韓一峰身上響起。下一秒,他倒在地上,抓著自己右手,在哀嚎聲中翻滾。

    “斷你一條手臂,當做教訓。若是以后不知悔改,我便讓東海市往后再無韓家。”

    一句話,讓一旁站著的王添龍,莫名打了個寒顫。

    沈飛這話是對韓一峰所說,卻同樣適用于東海市一眾商賈。

    東海市的天,徹底變了

小技巧: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分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