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閣 > 玄幻魔法 > 相公有點窮 > 第四十章:郭瑤要嫁人

第四十章:郭瑤要嫁人

手機閱讀  書名:相公有點窮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楚彬蔚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加入書簽

    晌午飯過了,郭勛還真的掀開門簾進來了,可把易佳人高興壞了,忙站起來給他讓坐。

    坐在留著她體溫的椅子上,郭勛紅了臉“易姑娘,你看到我來這么高興么?”

    “是啊。”易佳人嘻嘻笑著,把一個用黃綢包著的小包裹放到他面前,上面還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這個給你的,上次我哥的事謝謝你了。”

    “是什么?”

    “你打開看看。”

    郭勛伸出手,修長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拉開了黃綢,頓時一個精美絕倫的錦盒映入眼簾,“這個是?”

    他很詫異,這個盒子少說價值千金,易佳人要是有這樣一個盒子,為什么之前不拿出來當掉去贖她哥哥。難道是在考驗自己,那自己這是過了還是沒過?

    易佳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隨便編了個慌“這個盒子是我們家祖傳的,我之前一直舍不得拿去當掉,你為了我哥的事把自己私藏的字畫都當了,我把這個盒子送給你,算是補償。”

    這只是個善意的謊言,郭勛卻信以為真,內心漣漪又起,這么貴重的東西她居然要送給自己,還是家里祖傳的,這么說不就是接受自己了么。

    他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突然抓住易佳人的雙手,眼里似有點點星光,“佳人,我一定會好好接受你的心意的。”

    看著他的神情不對,易佳人忙抽回了手,感覺自己怎么像說錯話了,她垂眼思索不敢抬頭看他熱情似火的眼睛。

    該怎么跟他說才不會傷他的心呢?他要是能像肖宇文那樣厚臉皮就好了。

    正想著,外面伙計來喊她了,還是正事要緊,她也顧不上郭勛,出去了。

    郭勛捧著個盒子坐在里面傻笑了半天,見易佳人還在外面跟幾個異國人周旋,聽著像是個大買賣,估計得很長時間,眼看快到下學的點了,他怕易臨風看見自己翹課來找她妹妹,拿著盒子回家去了。

    得了這個念想,郭勛幾天都沒去找她了。快年底了,來年的春闈得準備著,哪怕考不上頭名狀元,成績也不能太難看,最起碼不能輸給已經半個月沒來書院的肖宇文。

    不過,半個月后他就來了,看到郭勛每天春風滿面,跟易臨風好得跟一個人一樣,他也不嫉妒了,自己背上的傷可還沒好呢。

    像易佳人那樣的女人,誰娶回家誰倒霉,那天辛虧是把鞭子,要是把刀,估計她也砍得下去。

    只是這么長時間在家趴著,也沒什么收入,自己的一點私房錢都花得差不多了,他又找來了秦子鈺“誒,你去幫我找點活吧。”

    秦子鈺斜了一眼旁邊的易臨風“你這么長時間沒來,他把你的生計都搶了,我看你還是找別的出路吧。”

    聽聞被易臨風搶了活計,肖宇文給自己找臺階下,“還是算了吧,閑了這么長時間,也不想抄抄寫寫的了,隨他去吧。”

    他揮揮手讓秦子鈺退下,自己好睡覺,秦子鈺卻湊近他神神叨叨“聽說前幾天宮里的獵豹一夜之間都被人殺了。”

    “是什么人殺的?”肖宇文趴著沒抬頭。

    “那人來無影去無蹤的,誰知道是什么人,不過應該是位武林高手,還真是大快人心吶。”

    “哼。”肖宇文冷笑一聲。那些畜生被豢養著,還不時要跑出來傷人,被殺是為民除害。

    趴了半天秦子鈺還沒走,還在旁邊跟他說著獵豹被殺的事,肖宇文嫌他吵,“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你跪安吧。”

    “誒,還有件事呢。”秦子鈺的八卦有點多。

    “什么事,快說。”

    秦子鈺從懷中拿出一張請帖“郭勛的妹妹要出嫁了。”

    “嗯,知道了,退下吧。”這對肖宇文來說不是什么新聞,郭瑤上次跟伍云飛和好之后,兩家的長輩一撮合就把兩人的婚期定下了。這月十五就是好日子,下帖請了寧安城所有的官宦富賈參加婚禮。

    一大早郭勛就到書院下了請帖,卻獨獨沒給肖宇文。

    他要在婚禮上當著眾人的面牽易佳人的手,不想看見肖宇文掃興,更重要的是怕他從中作梗。

    而且母親似乎還挺支持自己的。

    肖宇文也不稀罕收他的,前兩天郭瑤就把貼子送到家里去了。這場婚禮他一定會去的。

    十四這天的晚上,出去玩了半個多月的伍氏匆匆趕回來了,回來參加郭家和伍家的婚禮。還有之前易佳人的事情,得抓緊辦,不能讓兒媳婦被人拐跑了。

    當晚打聽了老韓家的住處,她就派人去請易佳人,去的人卻吃了個閉門羹。

    伍氏不免有些惱易佳人不懂事,更多的是怪自己兒子不爭氣,天天跟易臨風在書院里,怎么也不學學郭勛討好些未來的小舅子。

    她來到兒子房間,見他正和肖滿文對弈,似乎還有彩頭,看樣子贏了不少眉開眼笑的,肖滿文卻一臉哭相。

    “宇文,你又騙弟弟錢了?哪有個做哥哥的樣子。”他的一些小伎倆,伍氏都知道,他自己每月有二兩銀子的月銀零花,卻總是惦記著弟弟的那半貫錢,這個小的也是好騙,經常是發了月銀還沒捂熱乎就被哥哥騙了去。

    肖宇文委屈,“我哪里騙他的了,都是憑本事贏來的。”

    騙自己弟弟不需要什么本事,閉著眼睛就來。

    伍氏有正事跟他談,拿了一兩銀子給肖滿文,“去睡吧,我和哥哥有事要談。”

    本來輸得要哭鼻子的肖滿人,得了一兩銀子,高高興興的睡覺去了。

    肖宇文看著眼紅“母親,您太偏心了吧,為什么給弟弟不給我?”

    伍氏瞇眼一笑,在他身邊坐下,拉著他的手摩挲著,顯得格外慈祥,“幫我辦件事,我給你十兩。”

    “什么事?”肖宇文警覺起來,一般母親不會這么大方,給的銀子和事情的困難程度是成正比來的,上次許了十兩銀子把自己騙去湘州郡相親,這次估計也不是什么好事。

    “呵呵”伍氏笑得更燦爛了,光滑的臉上都起了褶子,“你到老韓家去把佳人接到家里來就好了。”

    兒子雖然被打了,但這么長時間應該消氣了,畢竟這事是他不對。

    易佳人給的紙條她當時沒看,過后可看了,什么酒后失德,臭小子就是對人家姑娘使橫了,才被打的。

    解鈴還須系鈴人,他得去賠禮道歉。

小技巧: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分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