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閣 > 科幻小說 > 三世虐戀之仙痕絕緣 > 第三十八章 玄陵回來

第三十八章 玄陵回來

手機閱讀  書名:三世虐戀之仙痕絕緣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沐子v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加入書簽

    發現能動了,葉汐連忙跑過去,扶起君翎宸后再去扶羅逸澤。

    “師傅,你,你們怎么樣?我帶你們去找大夫走”葉汐抹了一把淚痕,一手扶著君翎宸,另一只手扶起羅逸澤。

    “沒事先回客棧吧。”君翎宸有些氣弱。

    “不行,先”

    “你應該,看得出來他不是一般人,既然如此平常的大夫怎么會治得好。”君翎宸說的有些艱難,一抹血色又從嘴角流出。

    “我的醫術,你應該清楚所以暫時不會有事。”

    抬起一只手,緩緩地從胸口拿出一個小瓶,交給葉汐。

    “拿出兩顆,這個能讓病情緩和一些。”

    葉汐皺著眉頭,眼眶有些陰紅,她雙手扶著兩人,萬一接過藥他們倒了怎么辦?

    “站得住,還沒那么弱。”君翎宸淡淡一笑,抽出被葉汐扶著的胳膊,走了幾步扶住羅逸澤。

    葉汐匆忙倒出兩顆遞過去。

    服下藥丸,兩人果真好了一些,起碼能站得穩了。

    凡人的身體,真的很弱。

    “走吧,去客棧等義父回來,義父的醫術比京城的大夫好,可以說還未有一個人的醫術比他高。”

    這話,他說的倒是真的,只是他學的不夠精湛,因為樣樣都學,所以沒辦法把每一樣都做的完美。

    走出煙雨閣,周圍又是一陣唏噓,這次偷偷圍觀的人多數都是男子。

    前方,兩個衣著白色的男子緩緩走著,腳步很慢,卻很穩,面容多了幾分病態。

    后面,跟著一個穿著大紅衣衫的女子,目不轉睛的盯著前面一個人,滿眼的擔憂。

    仿若這世間,除了她眼中的那名男子,再容不下其他。

    眾人皆嘆。

    若世間有一物入得了她的眼,即便是根草,它也定會拼盡全力變得很好。

    客棧。

    照顧完兩邊,外面的天色已經開始暗了。

    倒了一杯熱水,葉汐放在君翎宸面前,坐了下來。

    “師傅你回去休息吧。”

    君翎宸淡淡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羅逸澤“他上次的傷還沒好,這次又”

    “可是你也受了傷啊。”

    葉汐咬著唇,些許淚光閃過“我不是讓你走嗎?他不會對我怎么樣的。”

    “葉汐姑娘,你救過我一命,今日,就當是報了恩情。”

    “又不需要你報。”葉汐低語著,斂了斂眉眼“我欠你的,都還不清。”

    “葉汐姑娘,你在說什么?”君翎宸嘴唇有些蒼白,目光看著眼前低著眉眼的女子。

    “沒什么,師傅,有你真好。”

    葉汐笑了笑,想起當初他不顧一切帶她走的時候。

    倘若他沒有來,這個時候,她早已是魔尊夫人,早已跟魔界撇不清關系了。

    她欠他的,又何止一星半點。

    “葉汐姑娘,我我其實不是你師傅,你,你的師傅是不是跟我長得有些像,所以你才”

    “嗯。”葉汐點了點頭,目光注視著他。

    看著那雙真摯又朦朧的雙眸,君翎宸忍不住抿了抿唇,把想說的話憋了回去。

    “你愿意的話,以后便喊我師傅吧。”

    “好。”葉汐微微揚起嘴角。

    “羅公子,你知道小”

    房門一開,君翎宸與葉汐同時轉頭看過去。

    “小宸,小汐,你們怎么在這?”

    “義父。”君翎宸想起身,被葉汐壓了回去。

    “玄伯伯,你快看看他。”

    看著葉汐慌張的眼神,玄陵立馬明白了。

    沒有多說,上前坐在君翎宸眼前,把手搭在手腕處。

    幾秒鐘后,拿出隨身攜帶的針包,取出幾根較長的銀針,將衣服扯了扯,刺入胸口處。

    又過了幾秒,黑色的血液流淌出來,玄陵又按了幾處穴位,看到君翎宸嘴角流淌出來的血液,這才收了銀針。

    “沒事了,這一拳力度太深,斷了幾根肋骨,血液凝結住無法疏通,若不是我回來的早,你這到底怎么回事?”

    葉汐低了低頭“對不起,玄伯伯,都怪我”

    “是我沒保護好葉汐姑娘。”君翎宸搶她一步說道。

    玄陵看著兩人,淡淡勾了勾唇角。

    “義父,你先看看羅公子怎么樣了。”

    君翎宸起身,走在玄陵身后。

    “他上次的傷還沒好這次又挨了一拳,所以暈過去了,我給他簡單治療了一下。”

    片刻后,玄陵收回手,拿出幾根銀針扎了進去。

    “他沒什么事,幸好你治療的及時,所謂醫者不自醫,下次若發生這樣的事,誰救得了你。”

    君翎宸淡淡笑了笑“我還是可以壓制住的。”

    “明日我去抓幾副藥,過兩日你們就沒事了。”

    “我去吧玄伯伯。”葉汐站在君翎宸身旁,一同看向玄陵。

    玄陵笑了笑“有些藥京城沒有,我要去遠處找,你就待在這里吧,再說我一個大男人,留下來也沒什么用,沒你照顧的那么細致。”

    說著,看了眼君翎宸,君翎宸立馬低下眉眼,看向地面。

    “好了,回去休息吧,明日他就能醒來。”

    簡單收拾了一下東西,三人便走了出去。

    外面,已是黑夜。

    客棧內,還有文人交談的聲音從下方傳來。

    走廊上,只有兩道身影,在一間房門前促足下來。

    “義父,這幾日,你去做什么了?”君翎宸有些擔憂地看了眼玄陵。

    這是他第一次問這些事,他總覺得,這次義父處理的事,沒那么簡單。

    玄陵沉默幾秒,打開了眼前的門“進去說吧。”

    君翎宸關上了門,倒了一杯水放在玄陵桌前。

    玄陵喝了一口,面容比之前憔悴“皇宮出事了。”

    君翎宸微微皺眉,他知道義父經常出去,給大戶人家看過病,給貧窮人家看過病,也給官爵子弟看過病,也曾,給官宦世家制過毒。

    卻不想,這次直接去了皇宮。

    “南皇被人下了毒,慢性毒藥,無人可解,我研究了好幾日,也只能壓住他的毒性。”

    “連你也解不開的毒什么毒這么厲害”

    玄陵搖頭“據說,這毒不是民間的,但若不是民間的,還能是哪的。”

    “現在皇宮里,大王爺南安晉獨攬大權,我倒是有點奇怪,他的人彈劾了戶部尚書,怎么就放過了羅秉的兒子。”

小技巧: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分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