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閣 > 玄幻魔法 > 煙花河 > 第105章 斯洛克

第105章 斯洛克

手機閱讀  書名:煙花河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劉宮羽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加入書簽

    回到北正街的屋子里,才發現其實我開始的擔心是多余的,晚上的菜那是相當的豐盛。張遜和韓柔彤先于我到家,已經買了些菜熱火朝天的在廚房里搗鼓起來。韓柔彤是在網上聊天從林子那得知今天是的農歷生日的,所以她早早的通知了張遜,決定聯手奉獻幾道拿手的菜。小韓真是個細心又熱心的人啊。

    大家只知道是在張遜和韓柔彤租的房子里搞一餐飯為我慶祝生日。6點多的時候,王健、錢程、陳雪、肖玲他們就都來了,師念沒來。我通過唐璜去邀請了她一起來聚一下,她說正好家里有個外地親戚過來了,脫不開身,叫我們玩得開心,并祝我生日快樂,這當然也是唐璜轉告給我的。

    晚飯時,張遜親自做的土豆燒肉很是搶手。專一行不如愛一行,張遜最愛的就是吃肉,所以吃得久了也就經驗豐富了,喜歡自己動手烹飪,他說自己做的才是最合口味的。他拿手的還有張氏紅燒肉,另外回鍋肉,醬汁肉等等他也做得很好吃,我感覺和他生活在一起不胖都不可能。

    飯后安排什么呢?飯局接近尾聲的時候大伙就開始討論這個問題。因為受限于室內面積和條件,只好外出繼續開展活動。唱歌?大家都反對,唱歌又要喝酒,現在酒足飯飽,肚子還漲著呢;而且這個活動平時搞得太多了,大家都知根知底,有先天五音不全者,有后天超級麥霸者,所以希望搞點大家都能積極參與的,比較健康的活動。一時間意見不統一。

    現在我們最多的活動無非是唱歌、泡吧、宵夜,毫無建設性可言。唐璜說,長大了,現在發現還真沒東西玩,想起我們小時候玩的東西還多些。話題扯到這上面,大家興致很高,一口氣講出了好多小時候玩過的項目。女孩子們對跳皮筋、跳房子、抓石子、挑小棍等記憶猶新,男孩子可以玩的就更多了,可惜認真一想現在都不太適合,玩不起來了啦。比如斗雞、跳馬這些,我們都蹦跶不動了;打彈弓、滾鐵環、抽陀螺又缺乏道具。

    肖玲講:“你們可以玩丟沙包啦。”

    唐璜說:“那要麻煩你幫我們做一個沙包,先。”

    林子說:“這不簡單?買一袋小包裝的鹽就是的,同樣扔在身上不痛。”

    錢程說:“莫逗罷咯,現在一個個目標這么大,往哪里躲咯?”“逗罷”是個音譯,在星城話里面是開玩笑的意思。

    然后我提出我們可以玩拍紙片的游戲,小時有的用“洋菩薩”畫片,有的是用煙殼紙折成的三角板,相互拍在地上,看誰把對方的拍翻過來就贏了。

    張遜說:“煙盒子現在冒人跟你玩噠,你現在用10元一張的錢折成三角板我就跟你玩,呵呵。”結果女生們說這涉嫌賭博,不能玩。

    最后我們想到了“打彈彈”,星城人說的打彈彈也就是北方的滾彈珠,用玻璃的、鐵的彈珠先滾入洞中或將他人的彈珠碰入洞中者為勝。這種兒童版的“高爾夫”、“斯諾克”雖然簡陋,找個平整的空地就能玩。不過這個也不現實,彈珠也許可以臨時去買盒彈子棋,問題是如今城市里要找塊咱們這么多人能玩,還能在上面挖洞的土地那可不是件容易事。也許是受到這個的啟發,最后說好男生們一起去遠程網吧隔壁的臺球館打球,玩一玩成年人的打彈彈游戲,約好打臺球贏了的同志到芙蓉花天大酒店的美食街請吃宵夜。

    看著滿桌子的狼藉,我有點不好意思撒手不管,本來做菜我就沒怎么參與,林子已經夠辛苦的了。我說:“兄弟們,你們先去,我在家幫著收拾一下再過來。”

    他們不同意,半開玩笑的說“今天你是主角,你怎么能不來呢?再說了,桌球臺子還需要你埋單呢!”

    林子通情搭理,說她來負責,韓柔彤也表示她會在家幫個手,要我們放心去玩,等搞完了再來和我們碰頭。大家都感慨家里面還是有女人的好啊。

    我們玩的是“斯諾克”的大臺子,每盤一百元的賭注。經過一晚上激烈的較量,結果在斯洛克比賽中張遜力壓群雄,拔得頭籌,贏了3百大洋,才發現遜哥不僅拿鍋鏟的手藝不錯,拿球桿的手藝也不賴。

    唐璜今天也發揮不錯贏了2百,他雖然打球不是水平最好的,但是過程中最喜歡擺ose的,也是唯一一個帶啦啦隊的,隊長就是陳雪。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陳雪喜歡他,女追男隔層紙,如果之前不知道他有個叫江若漓的女朋友,這張紙估計早就捅破好多個窟窿了。

    遜哥說:“要不我請你們到別的地方去吃宵夜,去大酒店這點錢肯定不夠,我還要倒貼。”

    我們都不同意,“我們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兄弟們在一起贏的是開心,你還想真的贏到兄弟們的錢啊?”張遜在我們這幫“革命群眾”的簇擁下無奈的來到了花天美食街。

    大家點菜的熱情很高,尤其是王健同志,吃了兩份粵式腸粉,簡直把這做人民公社搞。沒多久桌面上堆滿了幾十個小碟,點菜單上蓋滿了小小的圓章,最后張遜拿著去結帳,500多!他很苦逼的叨叨:“怎么搞得今天是我過生日樣的咯,又要出力還又要出錢……”

    今天玩得很晚,酒也喝了不少,林子沒有回自己家,留在了北正街的房子里陪我。她跟家里說是一個女同學生日,她送這個喝醉了的女同學回去,一個人太晚返回又不安全,就干脆在她家過夜了。似乎是個很合適的理由。

    記得最初的那段時間里有不少次,林子因為臉皮薄或是家教嚴,不好意思在北正街過夜,每次晚上和我云雨后,她急著趕回去,穿上衣服就走了,剩下我獨自在床上,感覺好像被票了一樣。

    這一夜,我們很恩愛。次日早上起來的時候,林子為我擠好了牙膏,下樓去買了早餐,我挺享受這種兩個人的小日子。

    本書首發來自,!

小技巧: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分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