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閣 > 科幻小說 > 武會諸天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品畫,刺殺

第四百四十四章 品畫,刺殺

手機閱讀  書名:武會諸天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夜半癡語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加入書簽

    寇仲和蘇白互相對視一眼,兩人相視一笑,看來鄭石如遇另一個公開追求者了。

    這米行大豪之子生得儀容俊偉,風度翩翩,談吐不俗。雖不及侯希白那級數,卻是同一類型能輕易討得女性歡心的男子。

    不知是否因約了寇仲,尚秀芳對他的邀請毫不動心,黛眉輕蹙地“噯喲“一聲道:

    “凌公子真個客氣和賞臉,不過要待我下趟到洛陽才行哩!“

    鄭石如不待凌偉有機會再下水磨功夫,對著有些陌生的蘇白問道:“這位公子看起來有些陌生,不知”

    蘇白還未說話,一旁的寇仲插話道:“這位是我兄弟,姓蘇,過來看一看,見見世面。”

    對于寇仲的話眾人卻是不信,因為蘇白身的那股淡然的氣質看起來都不一般,和他這種粗人都有些不一樣,就連尚秀芳都不由多看了幾眼蘇白。

    那鄭石如原本想要危難寇仲,但是看到連尚秀芳都被蘇白氣質吸引,便換了目標,對著蘇白道:“這位蘇兄,不知道對‘綺羅人物‘畫又有甚么高見呢?“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蘇白身,眾人開始談文論藝后,蘇白和寇仲兩人便像變了個啞巴般,沒作半聲,并沒有說話。

    寇仲心內連鄭石如的祖宗十八代都罵齊,他也不知道蘇白到底懂不懂,想著蘇白應該是那種一心在武道的人,便想要打岔糊弄過此事情,卻聽到蘇白開口。

    蘇白擺出從容不迫的神態,微笑道:“蘇某對書畫是門外漢,那會有什么卓論高見。只知好的畫下筆必須像用刀般力求準確,不多一分,不少半毫,筆到像成,刻劃入微,此番管見,諒要貽笑方家呢!“

    尚秀芳動容道:“蘇公子說這番話時,既透露出一種深刻的感情,又是見解獨特,豈是外行人的說話。“

    寇仲聽到尚秀芳夸獎蘇白,不由面色一喜,卻聽到一旁白清兒抿嘴一笑,嬌聲嗲氣的道:“原來蘇公子是鑒畫的大家,不知蘇公子對用色方面又有什么高見?“

    蘇白心知肚明她是要助鄭石如一臂之力,好讓自己在尚秀芳面前出丑,不過他卻記得一句話:“所謂,山有四時之色,風雨晦明,變更不一,非以著色以像其貌;所謂春山艷治面如笑,夏山蒼翠而如滴,秋山明凈而如淡,冬山慘淡而如睡,此四時之氣也。”

    此話一出,周圍眾人除了寇仲之外都是若有所思,似乎有所明悟。不過蘇白也是技巧止步于此,再談論下去就是要露怯了,所以他示意了一眼寇仲。

    幸好若論急才,寇仲卻是一等一的高手,硬架不行,便來一招卸訣,故意肅容道:“只聽清兒夫人這番話,便知夫人乃丹青高手,不知小弟有否猜錯?“

    白清兒微一愕然,那想得到寇仲不但曾到過她的畫室,還曾偷偷躲進她放畫紙的大柜去,好一會才大惑不解道:“妾身確曾習畫,卻非是什么高手,寇公子是憑那一方面作出如此猜測?“

    寇仲見連鄭淑明都瞪大烏溜溜的眼睛瞧自己,心中好笑。先向尚秀芳和云玉真各贈一個燦爛的笑容,才好整以暇的道:“這道理是簡單非常,就像愛好劍術的人,才會對如何用劍的竅訣生出興趣。坦白說,我對什么娘!噢!不是什么娘,而是對繪畫只止于欣賞而已。愚見以為,無須用色而生出色彩繽紛效果的畫才是畫道最高的意境,不信的話可請侯兄把他的折扇打開來看看。哈!一說曹操,曹操就來了。“

    眾人循他目光瞧去,果見侯希白瀟灑的身形映入眼簾。

    “什“!

    侯希白的折扇張開少許,露出一位躍然于扇的美女圖像,氣清蘭麝馥,膚潤玉肌豐,雖只是水墨之作,但果如寇仲所言,不著半點顏色而自具五彩之艷。最難得是把美女那“身輕委回雪,羅薄透凝脂“的驚人美態,表現得淋漓盡致,又恰到好處。

    尚秀芳“啊“的一聲愕然道:“侯公子何時將妾身寫到扇去?秀芳蒲柳之姿,怕會污了公子的寶扇。“

    誰都從尚秀芳的神情看出她被侯希白的畫藝深深打動,而事實席男女亦無不為侯希白妙絕天下的畫筆動容。

    云玉真秀眸射出妒嫉的神色,但又無可奈何,打開始她便清楚侯希白這種到處“留情“的性情。

    包括鄭淑明和白清兒在內,各女都艷羨難禁。

    蘇白看了寇仲一眼,返現對方不但沒吃醋,反而像是解脫出來的感覺。

    若說寇仲有所解脫,其實倒也是真的。遠是李秀寧,近則宋玉致,先后兩次發生在不同時空的感情打擊,加更曾與他有**關系的云玉真和董淑妮,都在暗中算他害他,使得他對于所謂愛情心淡之極。故國色天香的尚秀芳雖似是對他青睞有加,他卻提不起任何興趣,反覺得是不必要的煩惱。

    倘尚秀芳把目標轉到侯希白身,他只會高興而不會妒忌失落。鄭石如卻因橫里殺出這么強勁的對手,一時慌了手腳,招架乏力。

    侯希白收起折扇,輕吟道:“粉胸繡臆誰家女,香撥星星共春語。芳姑娘有傾國傾城之色,顛倒眾生之藝,希白拜服。“

    此人文采風流,措詞優雅,誰個女子不為之心動。

    寇仲哈哈笑道:“小弟對綺羅畫的認識app下載地址xbzs,就是從侯兄扇活色生香的美人兒而來。

    現在有侯兄在,各位就不用再聽小弟的胡謅哩!“

    尚秀芳白他一眼,心中奇怪,暗忖難道此人心胸廣闊至全不會妒忌的境界。

    她走遍大江南北,見慣眾生之相。像寇仲這類有資格向她追求的男子,在她面前總是力求表現,設法壓倒其它對手,像孔雀開屏般以博得她的垂注。

    只有寇仲這特別的人是反其道而行,大力表揚其它人。

    想到這里,侯希白予她的震撼,不由減弱幾分。

    此時宋魯駕臨,和眾人打個招呼后,同寇仲道:“來!我想和你說兩句話。“寇仲賠罪后,隨地步出側門外的半廊處。

    陣陣喧鬧聲,從前兩堂的方向傳來。宋魯憑欄而立,凝望魚池,沉聲道:“你是否開罪了致致?“

    寇仲苦笑道:“她可是走了哩?“

    宋魯點頭道:“她連我的話都不聽,就那么走了。“

    寇仲深深嘆氣,說不出話來。

    完了!

    他和宋玉致是徹底的完了,再沒有挽回的希望。卻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自己。

    宋魯忽然道:“你有什么打算?“

    寇仲頹然道:“魯叔指的是那方面呢?“

    宋魯嘆道:“我也有點弄不清楚,其實那方面都行。我只想知道你心中究竟有什么計劃。剛才在席,表面各人都客客氣氣,其實敵意甚濃,話里有話。“

    接著目光移到他臉,沉聲道:“你要小心王薄,適才他向王世充多次暗示你是個很有野心的人,手段卑劣。“

    寇仲苦笑無言。

    一旦卷入這爭霸天下的洪流去,千種萬樣的煩惱危險亦隨之而來,教人防不勝防。

    宋魯低聲道:“你對起出‘楊公寶庫‘,究竟有多少成把握。照我看李世民對此正虎視眈眈,絕不容許你成功,免得破壞了目前對他有利的形勢。“

    寇仲只好道:“這仍是未知之數。唉!玉致走時,有說過些什么呢?“

    宋魯道:“你該清楚她的性格,什么事都只會藏在心內。她的事不必放在心,說不定遲些她下了氣,便會回心轉意。“

    跟著拍拍他肩頭道:“放手去干吧!我會為你說好話的。幸好你是南方人,大家比較親近一點。“

    寇仲愕然道:“魯叔的意思是……“

    宋魯目光落在魚池旁的一叢牡丹花,冷哼道:“北方‘虜姓‘諸族,一直力圖摧折我們南方血統和文化純正的士族。楊堅之輩,雖爭習南風,意圖恢復我漢族王朝的正統,骨子里還不是胡人嗎?假若你能以南人統治北方,我們宋家定會大力支持,你明白嗎?“

    寇仲精神大振道:“明白了!“

    他本來就有爭雄天下之心,只是奈何自己發力太晚,雙龍幫即便發展在迅速,也比不得那些世家大族數代人的積累,所以有些力有不足,急需有人支持。

    而現在宋閥的支持,自然對于他十分重要,彌補了先天的不足。而且他知道蘇白和宋閥關系匪淺,有了宋缺和蘇白著兩位宗師級別高手的支持,他面對其余人,即便是頂尖戰力也不會缺少。

    突然之間堂內人聲喧沸,榮鳳祥終應酬回來了。

    從榮府離開,馬車正在閉目養神的蘇白開口道:“宋魯兄似乎有事情瞞著我?”

    宋魯聞言苦笑一聲:“果然瞞不過你,確實有些消息。”

    不等蘇白再問,他主動說:“有人要殺王世充。”

    宋魯還等著蘇白再問什么的時候解釋一番,卻不想對方只是哦了一聲,便什么話都不說,馬車內再次恢復平靜。

    另一邊,王世充的車隊開出大門。

    寇仲等一眾高手,都以馬代車,與百多名近衛隊形整齊的護著王世充的馬車,離開仍是熱鬧喧騰的榮府。

    轉入另一條大街時,為王世充作御者的徐子陵忽然勒馬停車,眾人奇怪時,車窗簾幕掀起,王世充探頭出來道:“希夷兄,道長,寇小弟,請到車內說話。“

    除了寇仲、徐子陵和歐陽希夷三個知情者外,其它人都大惑不解。

    玲瓏嬌,陳長林和其它十多個高手,忙躍兩旁屋頂,以防止敵人趁此時機潛至。

    車廂內真假王世充并排而坐。

    寇仲三人在前后座位安頓好后,王世充低聲道:“我要改變路線。“

    可風道長愕然道:“那豈不是很多布置都用不來?“

    王世充道:“我忽然記起當年張良于博浪沙遣力士以巨石投擲始皇的馬車,假若敵人重施故技,而擲巨石者乃晃公錯、尤楚紅、獨孤峰、王伯當之流,而我則躲在暗格里,實在非常危險。“

    寇仲裝模作樣的失聲道:“那么我們示敵以弱之計,豈非盡付東流?“

    可風也道:“敵人若要以鐵錘重石一類施襲,必須要預知我們返回皇城的路線才成。“

    歐陽希夷卻道:“內奸難防,世充兄的話不無道理,如若世充兄真的出了事,那就不是示敵以弱,而是為敵所乘。“

    王世充微笑道:“我們目標明顯,敵人若要行刺,總會有辦法的。我們改由天街經御道回皇城,由于路旁有樹木阻隔,敵人只能采取近身行刺一法。就是如此決定吧!“

    接著朝御座的徐子陵喚道:“節原你到車里來,我有幾句話要吩咐你。“

    寇仲三人魚貫下車,歐陽希夷故意把可風拉往一旁說話,阻擋他的視線,令他看不到脫下外袍露出與徐子陵同樣裝束,又戴面具搖身變成“秦節原“的王世充登御者的座位。

    大隊開出。

    本是寂靜的長街,充滿馬蹄和車輪磨擦的聲音,那種風暴來前的壓力,使眾人都有呼吸沉重的感覺。

    天烏云重重,正醞釀另一場風雨。

    徐子陵此時已應用從諸葛德威處學來的易容術,在假王世充的幫助下扮得有王世充五、六成模樣,不過若非有發須掩飾,又是在晚夜黑暗之時。恐怕誰都可一眼看出破綻。

    原先那個假王世充抖顫著低聲道:“我不想死,大爺……“

    徐子陵拍拍他肩頭道:“放心吧!我怎都會護著你的。“

    心中嘆一口氣,躲進暗格內去。

    領頭一組二十人組成的騎隊,終轉天街,徐徐開入御道。

    驀地前方馬嘶聲起,整隊人立時停下。

    只見在前方二十丈許遠處的暗黑里,隱然有一高大人影攔路而立。

    眾人一時都呆了,刺殺那有這般明目張膽的。

    要知王世充轄下的高手幾乎全數集中在這里,更不要說還有過百名精銳近衛,除非對方有比這更強的兵力,否則恐怕連王世充的馬車都未摸著便要折兵損將而回。

    那人不待這邊的人喝問,發出一陣震耳長笑道:“王世充,你今天死定了!“赫然是獨孤閥主獨孤峰的聲音。

    眾人仍未來得及響應。獨孤峰又暴喝一聲,連續幾個快速得教肉眼看不清楚的旋身,接著擲出一片旋轉著似黑云般的東西,剎那間越過二十多丈的距離,朝前頭的衛隊飛割而來。

    金屬破風的急嘯聲音響徹御道,在燈籠火把光的映照下,從獨孤峰手擲出的原來是一塊直徑達五尺的圓形大鐵鈸,鋒沿處密布利齒,經他以特別手法擲出,畫出一道美妙的弧線,以驚人的高速陀螺般急轉而至。

小技巧: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分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