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閣 > 玄幻魔法 > 蓋世 > 第四百三十九章 鼎內聚靈!

第四百三十九章 鼎內聚靈!

手機閱讀  書名:蓋世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逆蒼天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加入書簽

    外界。

    隕落星眸和晶璃瓶,和溟沌鯤保持著距離,其上的各方殘存者,時而看向那幽深巖洞,時而看向溟沌鯤。

    他們默默等待著,希望虞淵能盡快出來。

    很多人嘗試著,去和溟沌鯤溝通,或以靈識,或以心念。

    溟沌鯤一概不理,只是守在巖洞口,無動于衷,不作回應。

    它進不去,也不允許其他人入內

    “哎,這位妖族的前輩,脾氣真是臭呢。”

    “是啊,它撞擊那么多次,既然沒辦法深入巖洞,為什么不讓我們去那里,肯定不是它的修煉之地,不然它不會進不去的”

    “奇了怪了,虞淵怎么知道怎么能進去的”

    眾人議論紛紛。

    也在此刻,隕落星眸上的柳鶯,和晶璃瓶心神互通的祁南斗,眼中先后有異光閃過。

    他們一致地看向一個方位。

    他們的異動,讓許多人嚇了一跳。

    嚴祿急忙道“不會是那血祭壇,嗅到我們的蹤跡找了過來了吧”

    “不是血祭壇,是玄天宗的陸白蟬。”柳鶯道。

    “玄霞寶珠”費羿詢問。

    柳鶯輕輕點頭,“本來以我們的速度,他們是跟不上,也找不來的。可現在,我們停了下來”

    隕落星眸和晶璃瓶,都是比玄霞寶珠更高階的器物,飛逝之快,非玄霞寶珠能及。

    因為要等虞淵,所以被迫在海底巖洞處逗留,才讓那較為緩慢的玄霞寶珠,慢慢摸了過來。

    “不太妙啊。”

    祁南斗在晶璃瓶內,臉色微沉,“玄天宗的那笨女人,極有可能去搭救妖族那頭蠻牛,搞不好那頭金色蠻牛,便在玄霞寶珠。”

    侯天照也神色一變。

    幾乎同時。

    從進入隕落星眸后,就保持沉默的劍宗孔半壁,突然打破了沉默,開口說道“我和虞淵一道兒,從那玄霞寶珠離開。虞淵之所以離開,是不想玄霞寶珠搭救妖族的一頭蠻牛,原因你們也知道”

    孔半壁,簡單地道明了原因。

    柳鶯認真聆聽,說“你們分別后,我見過玄霞寶珠,上面并沒那頭金色蠻牛。”

    孔半壁點了點頭,“是我多慮了。”

    “謹慎一點是好事。”柳鶯微笑,旋即凝視著遠方,看著那“玄霞寶珠”逐漸出現,并一點點地,朝著他們接近。

    依然還是陸白蟬,帶著玄天宗和元陽宗的唐燦等人,寶珠內氣氛壓抑,沒人講話。

    直到再次看見隕落星眸,還有和隕落星眸相隔不遠的晶璃瓶,寶珠內的陸白蟬,才神色振奮,眸中露出驚喜之色。

    危難之際,能夠和大部隊匯合,總是幸事。

    更何況,隕落星眸還能破開虞淵所謂的海底“深藍幽幕”,能帶給他們活下來的希望。

    只是

    不論隕落星眸的柳鶯,還有晶璃瓶的祁南斗、侯天照,對待他們的態度和神情,都相當的冷漠。

    甚至,還有

    著明顯的厭惡和排斥。

    陸白蟬心一涼,暗道祁南斗、侯天照也就罷了,柳鶯出自天源大陸的星月宗,里面很多都是七大下宗的,怎么也是這種神色

    她和唐燦,可是玄天宗和元陽宗的,出自下宗的柳鶯等人,怎有如此敵意

    她在莫名其妙之余,又想難道說,還是因為虞淵

    “真是麻煩”

    祁南斗嘆了一口氣,眼看著玄霞寶珠的接近,對侯天照說“玄天宗,還有那元陽宗的家伙,都是一群蠢貨。他們的到來,說不定會引起血祭壇的注意。怎么辦要不要誰都不管,我們干脆先溜了”

    侯天照摸著下巴,瞧著溟沌鯤,還有那深幽巖洞,“再看看。”

    “好吧。”祁南斗答應了下來,說“不管那洞穴有什么,那位妖族前輩多厲害,我們都不能待太久。那位前輩,撞擊了幾次巖洞,我擔心它的動靜,讓血祭壇覺察到,從而迅速找來。”

    “不,不會的。”侯天照搖了搖頭,“它的氣血震蕩,并沒有傳遠,只在這小片區域。”

    “總之,我不會因為好奇心,不顧自己的命。”祁南斗輕哼,早就看出侯天照,是對那幽黑巖洞生出興趣,所以不急著走。

    以他對侯天照的了解,這家伙在生命威脅來臨時,會毫不猶豫將身邊所有人犧牲。

    “煞魔鼎”

    經那魔宮少年提醒,虞淵再看這方海底巖洞,開始以看待“煞魔鼎”的方式。

    他四處張望著,看看頭頂,看看四周,心中了然。

    此所謂海底巖洞,乃“煞魔鼎”倒下來的形狀,鼎口朝著外。

    鼎口,就是他進入時的幽深巖洞口,望著如張開的巨大異獸嘴巴。

    “煞魔鼎”的上方,還有鼎身,和這座海島底下的巖石連著,或者說厚厚的巖石,包裹著“煞魔鼎”,所以看不到鼎身。

    鼎內,也鋪著同樣的巖石層,讓他一時間沒有分辨出,他腳下大地,就是“煞魔宗”的鎮宗之寶。

    以溟沌鯤的說法,魔宮、妖殿的大修,曾以“煞魔鼎”內所藏的“煞魔”,試著熔煉到“藍魔之淚”,看能否經那靈祭壇的煉化,凝做純粹的魂力。

    外域天魔,能借血靈祭壇,頃刻間恢復損耗的靈魂能量。

    魔宮和妖殿的大修,秘密弄一座血靈祭壇在海底,又將“煞魔鼎”挪移至此,十有仈jiu也是為了通過血靈祭壇,煉化出純粹的靈魂能量,供魔宮、妖殿的強者,迅速增強境界,補充耗去的力量。

    那座血祭壇,若能提煉出磅礴浩蕩的血肉力量,妖族的族人該非常欣喜。

    妖族,極其重視體魄的淬煉和強大,豐沛的血肉能量,對他們就是最好的靈丹妙藥。

    魔宮的修行者,幾乎絕大多數是人,凝煉陰神后,漸漸著重于魂魄的凝煉,天地人三魂的強大再鑄。

    靈祭壇,若能凝煉出精純的靈魂能量,必然會是魔宮大修的饕餮盛宴。

    按這條思路去猜測,放在此海島巖洞的一具具天外異

    族尸骸,應該就是后面弄進來,打算丟入血靈祭壇的吧

    他記得,“煞魔宗”的覆滅,源自于內戰,而非天外的種族戰爭。

    “煞魔鼎”主要功用,也是收集“煞靈”,慢慢煉化為“煞魔”,而不應該是眾多的星空異族,不是眾多的血肉尸骨。

    “原來如此。”虞淵扯了扯嘴角,徹底明白了過來,于是對那魔宮少年笑著說,“多謝告知。我這趟特意逗留,就是為了煞魔鼎。”

    “你想帶走煞魔鼎”魔宮少年哈哈大笑,“做夢呢此鼎雖遭受損壞,可畢竟曾經是神器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神器就憑你,想要帶走煞魔鼎,我看你被藍魔之淚嚇傻了吧”

    “我是煞魔宗的傳人。”虞淵微笑。

    “煞魔宗滅門了,已經不存在了,就算是你修煉煞魔宗的魔決,也不能稱作煞魔宗的傳人”少年哼了一聲,從頭到腳地,又打量了虞淵一番,道“不是得到遺留的魔決,修煉一陣子,就能得到煞魔鼎的。”

    他看出來了,虞淵先前氣息刻意展露,“煞魔煉體術”的奇妙之處,已呈現了出來。

    “鼎內一切外物,異族的尸骸,我都不需要。”虞淵吸了一口氣,道“我只要煞魔鼎而且,我要在短時間內,將此鼎帶走”

    “隨便你盡管嘗試,我保證不攔著你。”少年做出一副,任由他大展手腳的架勢,自己則朝著巖洞口,倒退著而去。

    “好”

    虞淵不再多言,立即催動“煞魔煉體術”,運轉此奇妙魔決,以自身為磁場,吸納“煞魔鼎”內所藏的各式各樣紊亂靈氣。

    “呼呼呼”

    絲絲縷縷的輕煙,能量流光,忽從巖洞的各方飛逝而來。

    還有星星點點的,不知名的光爍,竟然也被虞淵吸引。

    在這一刻,虞淵感覺自己成了一個大磁鐵,而他下丹田的黃庭小天地,猶如一高速運轉的魔力漩渦,拉扯著,吞沒著,一切能供他吸納的力量。

    和“九耀天輪”不同,“煞魔煉體術”激發之后,不需要任何的洗滌凈化,囫圇吞棗,巨鯨吸水般,一股腦兒地,將駁雜、狂暴,甚至彼此相沖的靈能異力,盡數收斂到體內。

    魔決,和靈訣的不同之處,有著很大區別。

    “噗哧哧”

    碎小異光,打在虞淵軀體,透過血肉而入,如微小鐵屑,依附在他骨骼臟腑。

    有腐蝕毒素的靈能,一部分酸毒滲透到皮肉,令他渾身火辣辣的痛,說不出的難受。

    還有凌厲如刀的光芒,被瞬間扯入黃庭小天地,在內部的空間,再經過九耀天輪的洗滌煉化,只有少許的純凈靈能,沉落到下方天地。

    “靈力內的雜質,不利于黃庭小天地的,毒素,外域邪力,大多融入血肉骨骼。”

    以“煞魔煉體術”修煉,試圖引發“煞魔鼎”動靜的虞淵,仔細體悟著,認真地感悟種種細微變化。

    魔宮少年,瞪著他,臉上滿是驚駭,“八煉黃庭者”

小技巧: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分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