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閣 > 玄幻魔法 > 把云嬌 > 第115回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第115回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手機閱讀  書名:把云嬌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青絲霓裳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加入書簽

    蒹葭手中一滑,那木盒便摔落在地,里頭的珍珠頭面頓時翻了一地。

    “做什的!不曾長眼?沖撞了我們家姑娘,要你小命!”

    被撞之人大聲呵斥。

    那開口呵斥之人,瞧著像是個婢女,身著翠色短襖,下配襖裙,時值隆冬,頭上竟簪著春日里才有的含笑,只是瞧著有些蔫兒了,顯是主子丟棄了的。

    這綠配粉雖說艷俗,可確實價值不菲,婢女都打扮的如此華貴,主子自然更是不凡。

    云嬌不由朝那婢女身后瞧去。

    便見一姑娘,約摸十二三的光景,身著蜜合色錦緞襖,配以同色綢布襦裙,一頭青絲綰作個墮馬髻,戴著帝京最時興的百花冠。

    說是百花冠,實則是由種鮮花編成的,色彩各異,戴在頭上姹紫嫣紅,極為惹眼。

    那婢女頭上的含笑花,顯然便是這花冠上棄之不用的。

    云嬌瞧了一眼,見那女子也瞧了過來,便垂目行了一禮道“對不住這位姊姊了,方才是我家婢子不曾留意,還請見諒。”

    雖不是蒹葭的錯,她仍舊賠了禮,她不喜與人起爭執,也不愿與人起爭執。

    尤其這女子瞧起來像極了她二姊姊把云妡。

    便是團扇半掩,只瞧著那一雙眼睛,云嬌也能知曉團扇后頭的臉自然是極美的。

    但說她像把云妡,說的不是容貌,而是性子。

    這女子與她二姊姊皆是一般貌美,卻也是一般的心高氣傲。

    她雖只短短與她對視一眼,便也已瞧出了這女子看她之時便如二姊姊看她時神色一般無二,皆是滿滿的不屑。

    她想著,這大抵又是誰家的嫡女吧。

    “窮酸樣。”那婢女瞧云嬌穿著極為普通,發絲上不見半絲點綴,又瞧見地上散落的珍珠頭面是最最不值錢的貨色,不由面色更為鄙夷“叫誰姊姊?我們姑娘是你能高攀的起的?”

    “罷了。”身后那女子輕語一聲,便兀自抬腳走了,除了最先的那一眼,竟再也不曾瞧向云嬌。

    “姑娘都怪我。”蒹葭見云嬌被人這般輕視,登時又氣又急,眼淚都出來了。

    “姑娘,別理那種人。”木槿的心中也不好受。

    “不礙事的。”云嬌笑得有些苦澀,“快些撿起來,我們走吧。”

    身為庶女,這些鄙夷不屑的面孔見的還少嗎?早該慣了。

    三人一同出了寶翠樓。

    順著街市往西,邊瞧邊行,走了約刻把鐘,便到了錢老夫人所留的鋪子門口。

    云嬌頓住腳打量著鋪子的門臉,眉頭微蹙,眼中滿是疑惑。

    瞧邊上的幾家鋪子,客官買主們出入不斷,唯獨外祖母留下的鋪子,門可羅雀。

    光這般也就罷了,外祖母留信說留下的是個茶莊,可這鋪子門臉上連個招牌都沒得,門也半掩著,瞧著半點不像是開門做生意的。

    “姑娘,不然奴婢去問問?”蒹葭也好不奇怪。

    云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蒹葭行至門近前,便有一商賈模樣的中年男子從里頭走了出來,口中說著“那便這般定下,明日我一早便來。”

    蒹葭往回退了兩步,笑問道“敢問老丈,這茶莊不開了嗎?”

    “不開了不開了。”那男子搖了搖手,指了指不遠處的茶莊“你們去那家看看吧,這鋪子我買了,等我家去選個黃道吉日再開張。”

    說著,便自去了。

    蒹葭不知所措的回頭瞧著云嬌。

    云嬌瞧了一眼大門處,這鋪子許久不得人管著,想是祖母留下的人將此地占為己有了?

    “進去瞧瞧。”她說著當先走了進去。

    “做什的的?”一瞧著二十出頭的小婦人,生的很有幾分俊俏,眉眼里皆是精明,正坐在方桌前嗑著南瓜仁,見云嬌幾人進來了,抬眼問了一句。

    柜臺里頭,一青年男子,瞧著吊兒郎當的,個頭倒不矮,正埋頭翻找著什的,頭也不抬道“你們去別家吧,我家這鋪子不開了。”

    云嬌瞧著這鋪子里頭滿地狼藉,如同才被洗劫過一般,不由眉頭微蹙“敢問唐二是否在此?”

    外祖母在信上交代了,叫她來這處找一個叫做唐二的。

    這青年瞧著不大像個靠得住的,外祖母托付之人該不是他。

    那青年與小婦人對視一眼,登時警惕起來。

    小婦人連南瓜仁都不吃了,丟下一把殼在地上,問道“你是誰?找我公爹做什的?”

    云嬌明了,這大抵便是唐二的兒子與兒媳婦。

    她微微抬顎道“這鋪子,是我的。”

    “你說什的?”那青年將手中物件扔在柜臺上,走上前來打量她“小黃毛丫頭,可別信口開河。”

    “叫唐二來,我自有信物。”云嬌抿唇,極為鄭重。

    青年與小婦人對視一眼,都有些心慌。

    好容易誆著他爹吃酒去了,他們才能來偷偷將這鋪子賣了,這小丫頭是打哪冒出來的。

    他有心想將云嬌趕走,可瞧著她不像是好惹的模樣,又有些不大敢。

    “唐二呢?”云嬌有些不耐。

    “我爹今朝有事,不曾來,你明日再來瞧瞧吧!”青年打算蒙混過去。

    左右明日一手交銀錢,一手交鋪子,這黃毛丫頭再來,也不干他的事了。

    “你少來,方才那人明明說了,你將我們姑娘這鋪子賣了!”蒹葭忍不住在邊上開口道。

    “你們這是侵占私產,我們姑娘要到帝京府尹大人那去告你們!”木槿也不甘示弱的。

    青年一皺眉頭,便要發怒。

    “唐寶。”小婦人忽然開口。

    唐寶立刻閉嘴了。

    小婦人走上前來瞧著云嬌“你去告我們也不怕,這鋪子進了貨賣不掉,蝕本蝕到婆奶奶家了,又不得人管我們家工錢,不賣鋪子怎生好?難不成叫我們一家都喝西北風去?”

    “貨賣不掉?”云嬌淡然瞧著她“那貨呢?都在庫房么?”

    這鋪子里頭幾乎是洗劫一空,只剩下個柜臺及幾個空木架子,并不曾瞧見賣不掉的貨。

    那小婦人強自鎮定道“貨……貨放的久了,都壞了。”

    “在何處?”云嬌追著她問。

    “今朝收拾鋪子,都扔了,扔了。”唐寶忙搶著道。

    “扔何處去了?帶我去瞧瞧。”云嬌開口依然淡淡的“不管是茶餅還是散茶,既然賣不掉,我總要瞧一眼,這跟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是一般的道理。”

    “硬要找茬是不是?”唐寶怒了。..

小技巧: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分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