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閣 > 玄幻魔法 > 我殺死了自己 > 第一百零五章 第八世界結束(第三章,為盟主結墨煙三色加更)

第一百零五章 第八世界結束(第三章,為盟主結墨煙三色加更)

手機閱讀  書名:我殺死了自己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酒池醉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加入書簽

    正在念叨的奶奶看見許冠林進來,看了許冠林兩眼,微微點頭。.com

    “許冠林,許長葛。”奶奶的聲音很輕。

    這一次許冠林聽清楚了。

    “奶奶我是冠林。”許冠林搬來床尾的小板凳坐在床邊。

    奶奶又重復了一遍,“冠林,長葛。”然后看了眼照片,臉上露出了滿意的微笑,閉上眼睛,昏昏睡去。

    許冠林小心起身,幫奶奶蓋好被子。

    雖然只有十歲,但現在看上去就像個小大人一樣。

    原來奶奶每天念叨的是每個人的名字。

    許冠林終于知道了奶奶每天坐在輪椅上念念叨叨的是什么。

    許冠林好奇的看了眼照片,望著床上哪怕睡著也時不時輕聲念叨著的老人。

    ……

    任武閉上眼睛。

    將精神力擴散。

    不遠處的屋子里交談的聲音傳來。

    “冠林知道我是念了。”許長葛說道。

    “他怎么知道,當初不是說好不告訴他的嗎。”

    許長葛將在游樂場發生的事簡要道出。

    “唉……要不告訴他真相吧,總是瞞著他……你總不能一直瞞下去吧。”

    “可是冠林才十歲啊!他還小,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他能接受得了的嗎?就連很多大人都不能接受,更別說小孩子了。”許長葛痛苦的說道。“我不敢告訴他事情真相。”

    “都是我的錯。”許長葛眼睛通紅,滿是自責。

    “我覺得冠林比你想象中堅強許多。”大姑說道。

    “再說吧……”許長葛還有顧慮。

    ……

    奶奶的身體越來越差了,周圍人看在眼底,憂在心里。

    “哥哥,你能讓我奶奶多活一段時間嗎?”許冠林說道。

    “你能付出什么。”任武瞇起眼睛。

    “召喚你來的東西。”許冠林說道。

    任武點頭,“你想好了?”

    “嗯。”

    任武閉目思索選那部功法。

    穿越前剛從老師那里借了一批基礎秘術大全。

    雖然都是一些基礎的秘術,但勝在數量多而且范圍廣。

    并且囊括不少體系。

    雖然是基礎,但因為數量和完整性的原因還是十分珍貴的。

    老人的年齡很大了,而且身體經不起折騰。

    像什么拳法之類的秘術就算了......

    怕是老人還沒練出什么成績來自己身體就先跨了。

    其次是一些奇奇怪怪或者需要輔助物品的秘術也都被任武放棄。

    精挑細選后,任武最后選中了一種名為《活絡丹元術》的秘法。

    需要結合藥物熬成的藥水吞服,可以固本培元提升身體素質。

    效果不是很明顯,也不是立竿見影,但卻是持久可見的。

    許冠林從自己從小到大的壓歲錢存錢罐里取出錢去買了藥材,墊著腳尖在廚房里為老人熬藥。

    “奶奶,您喝了它能讓身體變好。”

    許冠林端著藥湯說道。

    奶奶拿著照片沉默不語。

    “奶奶,您只有身體變好了,才能讓爸爸的念不消失。”許冠林小聲說道。

    奶奶這一次終于有了反應。

    她轉過頭,看著許冠林手里的碗,微微張開嘴。

    在服用湯藥后,老人的身體逐漸有了好轉。

    但任武知道,這只是回光返照。

    因為她太年邁了。

    除非有能夠洗精伐髓的至寶,否則只是在激活她生命最后的火花。

    老人原本有些癡呆的神智也有了恢復的跡象。

    老人也愛說話了,她喜歡在陽光下坐在輪椅上腿上蓋著毯子曬太陽。

    暖洋洋的陽光照在老人身上,老人睡得很香。

    時間流逝,轉眼間八個月過去。

    距離任武來到這個世界也過去了八個月。

    原本醫生估計老人時日不多,但老人卻回光返照般越來越有精神,這讓醫生大呼奇跡。

    周末,一家人決定去郊區春游。

    這一次帶上了奶奶。

    坐在車上后排,許冠林望向窗外。

    窗外景色掠過。

    恍惚間,腦海深處響起汽車鳴笛的聲音,還有那刺耳的剎車聲。

    一瞬間他全部回憶起來了。

    十一個月前,他和爸爸、媽媽、大姑小姑一起去郊區春游采青,奶奶是因為腿腳不便待在家里。

    在車上他因為爸爸昨天沒有給他買心愛的玩具所以一直吵鬧,爸爸分心之下汽車不小心跌落懸崖——車上無一人幸免。

    都是因為他的不懂事才導致了車禍發生。

    也就是說是奶奶用念召喚了他們。

    召喚除了媽媽以外的所有人。

    許冠林突然想到自己看過的一篇文章,上面說如果念生前年齡不大的話記憶會不穩定,會遺忘一部分生前的記憶。

    許冠林渾身顫抖。

    呆呆的轉過頭,腦袋徹底發懵。

    車上的大姑小姑和父親他們有說有笑,談論著各種生活中雞毛蒜皮的小事,談論著小時后搶牛奶糖的吵鬧,就像是回到了小時后一樣。

    副駕駛上的奶奶好像睡著了。

    大姑這時從包里取出濕巾給許冠林擦拭眼眶:“冠林你怎么哭了?”

    許冠林低下頭默默搖頭。

    然后擦干臉上的眼淚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就是想媽媽了。”

    一旁的許長葛聽見這句話有些悵然。

    春游結束,回到家里的奶奶像是完成了某個心愿,身體一下子垮掉。

    幾天后,奶奶身體有恙住進醫院。

    醫生在診斷時感慨:“老人家的身體一年前就已經到極限了,能堅持這么久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醫院急診室病床前,一家人圍繞著病床站在一排。

    許長葛沉默片刻,決定將事情真相袒露出來。

    “那天我們去郊游,因為前一天晚上我熬夜,然后開車的時候我犯困了不小心將汽車開下了懸崖,都是老爹的錯。”

    許冠林突然哭成淚人。

    “爸,其實我的記憶已經恢復了,都是因為我不聽話才讓你們......你們還不恨我。”

    “恨你做什么,我是你爸,哪有當父親的恨兒子的道理。”許長葛說道。

    “我小時候搶了你爸兩塊奶糖,就當是還給你爸的。”小姑哼了一聲說道。

    “你不是一直叫我大姑嘛。”大姑微笑。

    此時病床上的奶奶突然強睜開眼睛。呼吸變得困難起來。

    她的聲音突然變得洪亮起來,一字一句的背誦著:“長葛、長英、長娟、冠林......長葛、長英、長娟、冠林......”聲音越來越小。

    床邊的四人的身影也漸漸模糊......

    。

小技巧: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分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