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手機閱讀  書名:我的地下城與魔物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習習天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加入書簽

    遇上這樣的對手剎娜天賦的危機感知讓她在第一時間沒有絲毫猶豫的喚起了遠古戰魂并在提步的那一剎那同時的展開了所有能做到的攻擊。

    逐月射是公認的最快的出箭方式但這會兒剎娜的表現足以讓驕傲的影月戰士自慚避退僅僅是一起一落的時間數十枝魔法箭就籠罩住金毛身前身后的所有空間。

    擊中它身上的也不在少數只是角度不正力道揮不出來只稍稍阻了一下它的度。

    一聲尖利的吼叫金毛猛地一揮前爪一道清蒙蒙的氣刃斬破開了密集的箭雨向著剎娜撲來的方向劃過去。

    兩方的度都是極快幾乎是在氣刃剛剛出現的時候剎娜就已經到了它的近前沒有左右閃躲只是一個下腰的動作就躲開了氣刃斬同時點出右腳目標是金毛的腹部。

    尖利的前爪撕開空氣抓向剎娜踢過來的腳尖另一只爪子徑直的奔著顏面去了沒有弧線沒有曲線選的是最短的距離。

    點出了右足突然急下落狠狠的跺在冰面上后仰的身子隨之挺起看著就像主動湊到那迎面的一爪上不過跺的那一腳已經借到了力整個身子瞬間倒懸著騰空而起讓那一爪只揮中了空氣。

    現在是頭對頭不過剎娜是居高臨下就著勢頭拉弓開箭只有一臂之遙金毛再怎么度也躲不開這一下而月剎弓只需要短短的一丁點距離就能夠給箭枝加足的力道。

    錯誤的估計雙方的實力讓金毛一上來就遭遇了險境灌頂的一箭必須要躲否則抗下來也定會傷個不輕雖然手下們就在不遠的地方但這樣分秒決勝負的廝殺不可能指的上而且恐怖的對手也不會給它退回去尋求掩護的機會。

    所以它只能選擇躲避拚著傷也要躲。

    這一枝箭是剎娜在夏河逛街的時候買的兩枝就花掉一枚金幣回去之后拆掉箭桿換成了鐵木的再由科嘉刻上了冰封術是她壓箱底兒的寶貝比起那些單純的魔法箭更合心思也更有把握些。

    鐵木箭桿可以承受更多的斗氣灌輸剎娜這一箭用的力道也足不知名金屬制成的箭頭只一閃就到了金毛的身上。

    結果哪怕是它的一身水火不傷利器難破的皮毛也要被迫的留下了一條白慘慘的血痕。傷口從后腦一直延伸到腰臀這一下可是不輕而且還遭了冰封的侵害內里也受了損。

    撕開了傷口之后箭就偏了方向打著斜竄進了下面的冰里無聲無息的消失掉似乎比射進水里來的還要輕巧可見這一擊的強勢。

    利爪雖然聰明可它畢竟還是魔獸性子里的暴戾讓它吃不得虧忍不得氣挨了一下重的立刻就進入到狂化狀態。整個身子瞬間漲大一圈兒勉強攏在嘴里的利齒瞬間呲了出來血絲密布的眼睛里燃燒著無盡的怒火甚至有燃出框來的感覺。

    背上的傷口被這一掙裂大了許多但還是沒有血流出來只是更顯猙獰了。

    急了怒了也不怕以快打快的方式剎娜不覺得有什么可以威脅到自己。度達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快一絲慢一絲差別不是很大完全的掌控合適的節奏才是最主要的找到一個最適合自己揮的度足以應付任何對手除非雙方不在一個檔次上。

    暴走狂化后金毛已經忘記了初衷只想著要撕碎了剛剛傷害到自己的惡徒以血還血以牙還牙!

    金毛完成狂化的時候剎娜剛剛自空中落下月剎弓斜垂在左手中還沒來得及提到胸口一陣惡風就迎面襲來。

    金毛的前爪是透明的像水晶一樣只有三支叉開了撕著空氣帶出幾縷不大清晰的白痕。

    依舊是最簡單的直插但度和力度卻上了不止一個檔次剎娜才剛剛落地勢子不穩不能硬接只是把弓抬了起來就搭在爪上隨著金毛的力道整個身子半仰著滑過冰面。

    沒想到那一支前爪突然彎了一下讓過了橫亙在前的月剎弓那弓上可是帶著光刃的這一讓就等于要用胸口直接挑戰弓臂上光刃的威力而同時也換得一次撕抓出氣的機會似乎狂化了之后戰斗的方式也有了些改變變得有些瘋狂有些不計得失了。

    兩敗俱傷不是剎娜想要的結果何況光刃未必就能破開那一層金毛所以剎娜仍然選擇了退避。橫著挪了一下月剎弓用弓臂的頂端點在金毛的臂彎處再一次借到了力只是退的方向改了一點兒。

    也是到了這會兒后面急退著的幾個人才勉強看了清楚前面的幾下輾轉騰挪度太快看來看去的只是一片模糊的影子一白一黃看不出哪一個占了上風。

    正這時金毛彎向內側的前臂突然扭了一下極為詭異的轉到了下邊如同是斷了一樣的垂著讓剎娜一下子失去了借力的點度瞬間降了下來。

    之前賈子虛還沒來得及介紹利爪的特點所以剎娜并不知道它們可以全角度的玩轉肘關節這一下就吃了虧。

    面對自下而上的一爪剎娜沒有了足夠閃躲的空間腳下的冰面也讓她無法瞬間改換方向仍然在退著。

    沉肩下挫靴子底部暗藏的尖刃突然彈出釘在冰面上以此為軸剎娜半仰著劃了半個弧線讓開了奪命的一爪。不過左肩卻脫不開那一爪的范圍被正正的扎穿而過血揚了起來。

    隨之而來的力道更是讓剎娜翻滾著跌了出去還好剛剛轉了半個身子跌翻的方向正是科嘉幾人退去的方向。

    不過月剎弓卻失手掉落被金毛輕輕一擊砸的飛上了半空。

    挨了重重的一擊剎娜整個左肩的骨頭都碎掉了但比起失去月剎弓這些疼痛根本就不算什么身子在翻滾眼睛卻一直盯著半空中的弓不甘和不舍讓她難過的要死一張俏臉聚成了團。

    “去!”

    火舞還盯著遠處的飛龍在射哪怕退著也沒怎么耽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手下的進賬已經過了十二只兇的很。余下的人中就屬驚蜇的眼神最好了畢竟也是被獸神改造過的。

    剎娜丟掉月剎弓的時候他第一時間就看了個清楚明白想都沒想直接抓起肩頭上蹲著的紫電貂用力的拋了出去直指還在半空中沒有落下的月剎弓。

    關鍵時刻紫電貂也真給面子只一閃就到了月剎弓處銜住弓弦踩著破開了冰壁后零散射來的鐵羽飛的逃了回來。只是個子太小對比這一米多長的月剎弓樣子看起來說不出的好笑。

    看到了這一幕剎娜總算長出了一口氣眉頭剛剛舒展開又被肩上的疼痛給聚了回去。

    科嘉幾個大步接住了摔回來的剎娜一手抱著另一只手揮出了雪羽降塵是剛剛退的時候趁著好不容易的空閑釋放出來的。

    這招對那只金毛沒什么威脅力但足以擋住馬上就要撲上來的鬼面梟和鉤尾蠅為撤退爭取一點時間。

    奇怪的是那金毛重傷了剎娜之后卻沒有追上來反倒一擰身又跳了下去。不過科嘉也沒精力顧及它了急忙抱著剎娜跟上前面已經跑開一段距離的大部隊。

    雪羽降塵用來阻截追兵再合適不過就算鉤尾蠅一身硬鱗卻也擋不住那力道被無數的雪片給壓得死死的再也蹦跳不起來。而鬼面梟的鐵羽不夠結實護不住它穿越雪羽降塵覆蓋的區域只好停下了追擊加上那漫空降下的雪羽已經被鉤尾蠅攪得一團糟削著旋著往下落看著就恐怖。

    有了足夠的緩沖總算是拉開了足夠距離抬頭看過去太陽才剛剛隱去了最后那半張臉。

    被雪羽降塵阻了視線火舞終于停止了繼續阻殺飛龍前前后后總共十五只飛龍掛在她的手里晨曦這一次可算是飽飲了鮮血和靈魂大大了一次威。

    跳下冰臺之后天臣拉住了驚蜇讓其他人繼續跑。

    “快!罡雷煉獄!”

    驚蜇一呆不理解天臣這是的哪門子神經不過還是下意識的按著天臣的意思開始準備罡雷煉獄。

    紫電貂很沒義氣的扔下他落在地上一路狂奔轉眼追上前面的幾個跳到游魚的頭上搭乘順風車。氣得驚蜇直翻白眼還要不停的勸自己冷靜別被魔法反噬電著自己。

    只是心里免不了的忐忑這一放出罡雷煉獄就等于是沒了退路雖然可以阻住后面的追擊但自己的小命也就算是交代了不是不舍得是舍不得。

    心情起伏不定弄得百多個雷球也上下的震顫陪在他身邊的天臣皺了皺眉。驚蜇有些怕天臣從沙漠起就怕他看他皺了眉急忙定下心來不敢在胡思亂想。

    遠處科嘉六人跑得只剩下一點影子后面的冰墻也只有薄薄的一層了數不清的怪物齊齊的瞪著驚蜇瞪得他心寒。

    危險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但什么也做不了唯有等。

    驚蜇現自己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緊張反倒還有心情去留意那鐵蜥蜴的牙齒是不是整齊舌頭上是不是也長著倒刺。考慮著一會兒是被爆開的雷球炸死還是被這些牙尖嘴利的東西拿去填了肚子。

    不過一個瞬間腦子里卻轉過千百個念頭直到那冰砰然碎掉。

    在下一個瞬間驚蜇很意外的現自己還沒死也沒聽到雷球炸裂的聲響只有腦袋暈暈的眼前也有點黑還有就是胸悶似乎剛剛做了什么極限運動一樣。

    還沒等他緩過神兒來就又是一陣的暈眩如是重復了三次。最后強自撐著支開眼睛入目處卻是科嘉的那一身藍色的風衣。

    張了張嘴想要說點兒什么但這個念頭也只是停留在意識里別說張開嘴巴了連稍稍抬一下頭不看那風衣的下擺看看上面都作不到。

    “交給你了再繼續估計他撐不住。”

    眼前一起一落驚蜇猜自己被換了個位置只是卻感覺不到身體的所在腦袋就像在天上飄著一樣沒根沒憑的不過胸悶倒是好了或者說感覺不到身子也自然不會被身子拖累悶不悶的不知道只是很有些詭異的味道。

    想要定下心來好好琢磨一下剛剛都生了什么自己這是怎么的啦可腦子就是不聽話仍在那兒云里霧里的東一下西一下。

    直到一個聲音傳來驚蜇才忽然間從那說不清楚的感覺中回醒過來。

    “瞬間移動……后遺癥?”

    在驚蜇的記憶里這個聲音是屬于游魚的那個最好說話也從來不欺負自己的生命騎士。

    “算是吧他體質好連續了四次都沒吐。”

    這個是天臣他說自己沒吐可為什么要吐?

    “那你怎么沒事兒?”

    游魚問出了驚蜇想問的話。

    “適應從一次開始。”

    天臣的耐心很好一句一句的都給了解答。只是驚蜇卻有些委屈。

    “你自己都是從只一次再慢慢增加的適應上來的為什么到了我這兒就直接上到四次了?”

    可惜這一次游魚沒再幫著問。

    到這會兒驚蜇已經明白剛剛生了什么在怪群破開冰壁的時候天臣及時的帶著他一塊進行了瞬間移動而且還是連續的四次直接追上了前面的六人。

    他現在這個狀態就是初次進行瞬間身體不適應的結果這還是因為天臣說的體質強的結果。驚蜇不敢想像要是身體弱的這么折騰一番會是個怎么樣的下場。

    “他現在感受不到身體你扛著就行不用托著省點兒力氣一會兒還要用。”

    “哦。”

    天臣的話游魚絲毫不會懷疑其準確度他說沒事兒那就是沒事兒。

    于是驚蜇一下子被面朝下的擱在了肩上看著地面忽的一下近了再又離開。

    驚蜇想抗議因為他已經漸漸的有了些感覺知道這樣很不舒服要回去剛才的位置上不過這話卻很難說出口剛剛忽略掉的胸悶又很湊熱鬧的趕了上來。

    “我先走一步回去看看情況。”

    “好的。”

    天臣微一做勢再次啟動瞬移閃爍著消失在遠處。

    同一時間游魚肩上的驚蜇再也忍耐不住被天臣瞬移時帶起的些微動蕩引得吐了出來。

    “唉可憐的孩子。”

    游魚的話讓驚蜇直想哭。

    前面一些悶頭趕路的科嘉臉色很不好看一身的魔力耗費的七七八八想要回復到最佳狀態至少得要明天太陽再升起的時候。剎娜的傷很嚴重整個左肩全都碎了難以想象這還只是被擦碰了一下那金毛利爪果然兇悍。

    火渣上一次玩得有些過火這么長時間都沒有恢復過來仍舊呆在幻境里暫時幫不上忙讓科嘉的心情更加糟糕。

    本以為問題不大的一次拖延行動最后卻弄到如此狼狽隊伍里的三個法師基本上都不再有戰斗力了。剎娜重傷火舞輕傷短時間都最好不要再想拿弓只剩下游魚跟荷葉兩個騎士而其中還有一個也是帶著傷的。

    若只是如此也就罷了可偏偏賈子虛非要用一副驚贊加嘆服的眼神左瞄右看的似乎這不是一支逃亡著的小隊而是得勝歸來的勝利將軍。

    其實這么想倒是科嘉的錯了賈子虛從來不敢想像以區區七個人的戰力扛著上萬魔獸的壓力硬是阻了十幾分鐘的時間。而且戰果也足夠的輝煌足足掛掉了數百的鉤尾蠅十五只飛龍其中還有一個是bss飛龍王最后更是把金毛利爪王都給逼退了。

    難以想象就那個縮在科嘉懷里的纖細的女孩居然能頂著金毛正面拼殺而不落下風最后還是因為不了解對手被陰了一招才受傷退下。一把戰弓能玩到這個程度讓他這個同樣講究近戰的盜賊好不汗顏。

    最后出現的瞬間移動已經無法在給飽受刺激的神經施加怎么樣的威力他賈子虛已經麻木、已經習慣了。

小技巧: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分彩稳赚技巧